第二十五章 黄四娘子 | 宜武汇-ag真人国际厅网站

回到兰宅,谢玉华一五一十地向阿母和南姨汇报了侯府的情况,说得极为详细。

蓝英认真地听完,方叹息道:“可怜了玉辞那孩子……”

谢玉华突地心内一酸,既而又一喜,在三妻四妾的封建社会,第一次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正牌夫人和妾室相处得如此和谐的,也算是丰富了人生阅历吧。

只是阿母这么明明白白地关心别人家的女儿,谢玉华心里属实有那么一丢丢不太舒服,当即嘻嘻笑道:“阿母应该庆幸,被选去和亲的不是我……”

“又胡说。”蓝英嗔怪地瞥了女儿一眼,续道,“这次就当是还了侯爷当年相救的恩情吧。”

说到恩情,谢玉华的好奇心开始膨胀,“阿母,当年父亲是怎么救的您呀?”

蓝英愣怔了一下,便拿起茶瓯喝茶,置若罔闻,反倒是南姨笑道:“少主,门房小子张不恨正在院中等着您呢,估摸着应该是那四百匹齐国纨素卖完了。”

谢玉华猛地一下窜起来,“啊,是了,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南姨,卖齐纨的钱都是我的,这次你可不能跟我抢……”

边说边蹦跳着跃出阿母的寝房。蓝英和雅南被逗得捂嘴直笑。

……

“你这是和人打架了吗?”

谢玉华瞠目结舌地围着站在回廊中,破衣烂衫,浑身脏污的张不恨转圈。

只见张不恨犹自满脸的忿忿不平,一口接一口地喘着粗气,却并不回答,只扯开身上背着的包袱放到旁边的小几上,“少主,这是卖齐纨的钱,四百匹全部卖出……”

谢玉华漠不关心地看了一眼满满一包袱的银子,继续问道:“你是被人打了吗?”

张不恨紧紧地攥着拳头,不一会儿便绷不住了,“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谢玉华挠了挠头发,“怎么个欺人太甚,你倒是说呀?对方是谁啊,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兰宅的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额,这个嘛,谢玉华倒是有些理解,毕竟有过案底,确实不太好再就业。

“这也就罢了,我们不去求他们就是。可是……”张不恨继续道,“我阿母自己买的纺织机,自己织的布,为何就不能拿出来卖呢?”

“嗯?为何?”

“织云坊的人说,阿母织布的手艺是在织云坊学的,别人愿意买阿母的布也是因为阿母曾经在织云坊工作的缘故,所以,不准阿母再织布卖布……”说到此,张不恨眼中渐渐漫上泪水,“还派人到家中把阿母新织的布全部剪坏了,阿母一气之下就病倒了……”

“岂有此理!”

谢玉华蓦地一声暴喝。屋漏偏逢连夜雨,麻绳专挑细处断。这是不给人活路啊。

“你阿母现在怎么样了?”谢玉华关切道。

“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阿母还在床上躺着,不肯喝水不肯吃饭。”张不恨哑着声音道,“我去织云坊找他们管事的理论,被赶了出来……”

谢玉华再次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周张不恨,“是被打了出来吧……”

张不恨见瞒不过少主,只有默默点头,整个人憋屈地像要随时随地原地爆炸。

谢玉华也焦躁异常,自家的家仆被人欺负了,属实是咽不下这口气,但也不至于动用蓝家邦谍的力量把那个织云坊灭了吧。商业上的事还需用商业手段解决。

“走,现在就带我去见你阿母。”

谢玉华在回廊中原地转了无数个圈圈,一个计谋涌上心头,此时此刻,她比必须要见到那个织云坊曾经最厉害的纺织女工,也可能是全洛阳手艺最好的织女。

张不恨怔住了,愣了片刻才连连摆手,“不行的,不行的,我家又小又脏,怕污了少主的眼……”

谢玉华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命令道:“我是少主,我说去就去。”

张不恨立刻垂下头,乖乖地答应了。

估摸着他在织云坊被打的事,他阿母还不曾知晓,谢玉华便催着他换了身干净衣服,亲自挑了两个男仆,一起出了兰宅。

……

张不恨确实是个实诚人。他给阿母买的房子确实是又小又破。

“是我给的钱不够吗?”站在张不恨家门前,谢玉华发出了真诚的质问。

张不恨低着头,嗫嚅道:“阿母说要节俭度日……”

谢玉华心中一热,煞有介事地踮着脚拍了拍张不恨的肩膀,“你有个好阿母!”

进得屋内,好一会儿才适应了黑暗。借着屋内并不明亮的油灯,谢玉华才看清,那张不恨的阿母——黄四娘子正心疼地抚摸着被丢在地上的一匹又一匹的布帛,浑然不觉有人进来了。

“阿母,你怎么下床了?”张不恨早就习惯了昏暗,心疼地去扶跪在地上的母亲。

“不恨啊,这是阿母日日夜夜的心血啊,就这么没了。”黄四娘子哽咽着,“这可是要卖了换银钱,给你娶媳妇的呀。”

听闻此言,张不恨噗通一声双膝跪地,泣道:“孩儿不孝,让阿母操心了……”

场面有点让人泪失禁,谢玉华挥了挥手,遣退了从兰宅带来的两个男仆,才拱手行礼道:“玉华见过伯母。”

那黄四娘子身子一僵,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屋中还有外人在。

“阿母,这是我与你提过的少主!”张不恨适时地提醒道。

那黄四娘子这才转过身,双目炯炯地看向身后的少女,不一会儿便眼含热泪,伏地叩首,“原来是恩人。恩人请受我一拜。”

谢玉华忙双手扶起,温言劝慰,这才发现原来这黄四娘子是个三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妇,三年的牢狱之灾并没有改变她的容貌,只是长期营养不良,看起来过于清癯,但两只眼睛却益发地显大了,身上更是瘦骨嶙峋。谢玉华无法想象,如此瘦弱的一个妇人是怎么一日又一日,一夜又一夜地熬过大狱中那些不堪入目的日子,又是以什么样的毅力日以继夜地织了一匹又一匹的布。

……

原文链接:https://www.qdmm.com/chapter/1037732744/764359054/

网络摘文,本文作者:15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2023/08/27/第二十五章-黄四娘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