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宜武汇-ag真人国际厅网站

药宗的第一堂课。

因为宗门里人丁稀少,且虽说有师兄师姐之称,但实际上江晚愁作为剑修转药修,基础和新来的郁清江没什么两样。余闻山就不用说了,宗门皆知的麒麟子没什么是他不会的,但他也明确表示了自己无需另开新课,故而药宗的五人是一起上课的。

但是…..

王长安也就罢了,一个小傻子本也就没指望听出个什么正经来。

看着已经睡着的毕竟东和跟桌案杠起来的郁清江,药宗掌门非常的惆怅。

转头再看江晚愁,虽是一直认真的盯着自己,可是那双清澈但愚蠢的眼神告诉自己,她没听懂。

果然古医书的学业,对于剑修来说还是太难了。

药宗掌门叹了口气:“今日的课就上到此处吧。”

听见下课,方才还睡得打呼噜的毕竟东猛地一下就醒了,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众人:“下,下课啦?”

郁清江反手一个纸团丢在毕竟东的头上:“擦擦口水吧少爷,就数你睡得香了。”

毕竟东被砸来的纸团吓一跳却也不恼,慢悠悠的将纸团打开。

“你不是也不学嘛,这纸上都是什么啊……哈哈哈哈,清江,你太有才了。”

只见纸团上赫然画着背着龟壳的药宗掌门,引得毕竟东笑得直不起腰来。

“咳咳。”

随着余闻山的一声咳嗽,毕竟东才意识到药宗掌门还在,赶忙坐正,只是嘴边的笑意却怎么也压不下去,只好用手强压着嘴角才不让笑容太过猖狂。

药宗掌门见此也不意外,方才在课上时若不是自己瞪了郁清江好几眼,只怕她是要桌案拆个干净。

药宗掌门示意众人安静,挥挥手招呼王长安过来。

“散学前还有两件事,第一件我已将王长安收为义子,从今往后就是咱们药宗的一员了。”

闻言,众人鼓起了掌。

怪不得自上次将王长安送回药宗之后,就一连一个月都未曾见过掌门,原来是去忙着这件事了。

忽然,郁清江好像想到了什么,轻轻拍了拍毕竟东肩膀,悄悄招了招手示意毕竟东探过身来。

待到毕竟东将耳朵伸过来后,郁清江压低声音,确定周围人听不见后开口道。

“嘿,你跟老头论兄弟。”

毕竟东听见这话下意识就想出声反驳郁清江,刚张开了嘴就被郁清江一把捂住了,连忙转头看了看众人,见大家的目光都在王长安身上之后,转头白了郁清江一眼。

眼瞧毕竟东一副无语但好笑的样子,郁清江也是强压着嘴角晃晃脑袋冲对方一挑眉。再转头看台上的掌门觉得是越看越亲切。

在众人转头之前二人赶忙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装出一副方才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

并没有听清说了些什么的王长安,带着些许的忐忑,却也只是微微的垂下了自己的眼眸,隐藏住一抹失落的目光。

只顾着忍笑的郁清江却没注意到台上的王长安一直望着自己的方向。

当然,也没有意识到小小的王长安,正因为自己的这一举动变得不知所措。

“这第二件事便是咱们药宗的药圃了。从前没有咱们药宗时,药圃归为丹修掌管,只是这毕竟不是丹修的长处。下次上课之前,你们要将药圃整理出来,每一项都登记在册,这也是这次的课业。”

“药圃?在哪啊?”郁清江虽说来了药宗已有许多时日,却从未听说药宗自己有个药圃,也未曾听闻药圃在何处。

看着一脸茫然的郁清江和毕竟东,余闻山有些诧异,但细想想似乎确实没有人告诉过新入门的弟子问天门的药圃是哪。

“第四峰便是。”余闻山柔声道。

“药宗附近肯定是第四峰啊,关键是第四峰哪啊?”毕竟东皱起了眉头,帮那群丹修的搬搬抗抗时没少爬这第四峰,却从未看到这山上有哪处整理过的药圃。

闻言,江晚愁和余闻山皆是一笑,让毕竟东和郁清江更加摸不着头脑。

江晚愁掩着嘴角,眉眼中带着微微的笑意:“闻山师兄的意思是,第四峰便是药圃。”

“那下次上课是什么时候?”

“三日后。”

“啊?”

……

第二日。

搬完炉鼎就下地,郁清江觉得自己和村长家的黄牛没有区别。

唯一欣慰的是,这次的课业是整个药宗一同完成,看着大家都不甚熟练的样子,郁清江的心里好受了不少。

没关系,大家都是同等的牛马。

看着几乎是荒山的第四峰,郁清江终于明白掌门那句“不是丹修的长处”的重量了。

这真不怨郁清江和毕竟东从前没看出来是个药圃,第四峰明明在群山之中,该最是灵气环绕,灵物生长最为茂盛的山头了。可现下却显得有些荒芜,只留下古树还算茂盛。

“这山也太荒了,怎么除了杂草什么东西没有。”郁清江看着地上长出的野草有些恼。

“确实,就连树都长的比其他峰的稀少。”毕竟东环顾了下四周,别说树木,细看下来无论是树还是植被都比其他峰的矮小,就连颜色都和其他峰的不一样。

江晚愁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也顺着二人的话抬头看了看四周。

“师姐,第四峰从前是哪个宗门住着的?”郁清江见江晚愁抬头,出声问道。

“是丹修,问天门开办丹修多年,从前因为丹修隶属于古医系,第四峰的灵药又产出颇多,故而第四峰历来都是丹修居住。

听了这话,郁清江心中了然。对第四峰现状的原因也明白了大概。

老人言,地上不长都是地里的事。

从前在村子时,常见村头的神棍拿着个破炉子鼓捣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老头虽然人怪,但小孩子总喜欢去那讨糖块,郁清江也不例外。

有次郁清江看见这老头又偷偷将破炉子里的东西倒到了隔壁大婶的菜地里,后来那块地就再也没长出过东西了。

后来那老头被打了一顿才说那玩意叫什么水银。

想起那老头鼻青脸肿的处理大婶那块地的样子,郁清江就忍不住笑意,在毕竟东一脸疑惑的表情中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爷,想不想烧山玩?”

原文链接:https://www.qdmm.com/chapter/1037812215/764042896/

网络摘文,本文作者:15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2023/08/27/第八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