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巫医堂日子 | 宜武汇-ag真人国际厅网站

南宫意这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实在太困了,想着不知道还有没有我的饭菜,出来房间,赶紧朝厨房走去,看见桌子上的饼,又不好意思拿,

就去前厅和伙计木子问道:那个厨房的饼,可以吃吗,得到回答可以,

南宫意才兴高采烈去拿来吃了,吃饱睡饱感觉真的好,又去看看那两个人,

今天的受伤长泽夜能喝水了,书生好一些还能喝点稀饭蛮好的,毕竟他伤治疗时间快一下,受伤男子就晚了两天,所以目前还在昏迷中,南宫意看着这两个人也越来越好,心情也越来越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几天在巫医堂也是多亏了他们的照顾,虽然付了银两但是这里的人确实是很好,

长泽夜和书生都是大家一起没日没夜照顾的,

南宫意来大厅看看能不能给巫医堂帮帮忙于是这样坐边上,

一个上午一个病人都没有真的是太无聊,在这里没有电视剧没有电脑也没有手机,唉,就这样干瞪眼看着,闲不住的南宫意想着出去逛逛天还没有黑,

就当作来旅旅游了,找小木子询问了一下周边,

带着银子出发了,南宫意对这一切都很是好奇,

哇塞外面真的好有意思,对面是雕花木制二层楼茶馆有这各式各样茶,好多人撸起裤脚踩凳子上喝着茶,喋喋不休的讲述着自己今日的经历还有遇见的趣事,在往前走是一个卖农具的店铺,在往前走是一家客栈,然后连着几家看着,

还有酒铺,还有布料店,古色古香的真好看,

要是有手机就可以拍照了,早没有电了,上布料店看看,只卖布不卖衣服,边上还有小吃店,

买了两个桂花糕,说真的,不好吃这一次电视剧是骗人了,桂花糕干巴巴的香是有桂花香又不甜米糕味,还很粗糙,

把剩余给了街边乞丐,又到边上买了两个红薯,真的很好吃,乞丐眼巴巴看着我,我给了他一两银叫他自己去买,吃饱喝足的南宫意就回去了,

不敢再继续走了怕等一下找不到回去的路,回去路上看见一个人卖蜂蜜买了一个蜜蜂窝,想着回家自己加工一下,就可以喝道香喷喷的蜂蜜水了,里面蜜很多一个大框框呢,南宫意就这样背了回去,

小木子看见道:公子为何买这么多蜂蜜,南宫意笑嘻嘻道:伙计以后叫我小五。

小木子道:.那你以后叫我小木子。

南宫意道:好,我买蜂蜜是用来做蜂蜜水的。

南宫意厨房,准备了一些器具就开始加工起来,经过压榨不一会蜂蜜就流出来了,满满的一罐子,剩余的蜂蜡拿火萃取后就冷却成了蜂蜡,

搞完这些南宫意又清洗完工具天黑了,巫医堂煮饭是一位大婶,叫徐大婶南宫意也帮忙清洗蔬菜,还有烧火,

从交谈知道,原来大婶在二十多年前来的白云涧,因为生怪病所以别家人抛弃来到了这里后被巫医先生所救,

后还和巫医先生徒弟成亲,只可惜好景不长没几年丈夫就从山上摔死了,两人也没有孩子就这样继续在巫医堂做打扫活,

巫医先生脾气比较古怪,基本不出门就是比较痴迷医术,有时候一两个月也不会出房间一步,说着饭菜做好了,

每一样菜都做了两份,另外一份伙计端去给巫医先生,南宫意做了一杯山楂蜂蜜水放上去让一同端给巫医,然后就是给每个人都倒一杯,感谢各位照顾,

医馆有三个医师,一个小木子,一个高个子叫徐明,另外一个胖胖的就是进门收钱都那个叫大胖,这名字很贴切,

还有就是徐大婶了,做打扫活的现在又加了一个我小五,为了避免没必要麻烦所以就取了一个化名,还有两个受伤的不知道真名的人,

南宫意吃不惯这奇怪的盐和没有调味料,就直接做了很多调味料他们渐渐的喜欢上南宫意做的调味料了,

巫医也出来吃饭了,南宫意还想办法买了盐提取出来所以饭菜也就越来越有味道,

在厨房里忙碌了半天小五今天拿药材当归还有人生搭配炖个的猪蹄汤,吃完了晚饭后,像往常一样给那个书生端一碗,这些天他天天喝稀饭,身体瘦了很多,但是伤口除了不能大幅度动以外已经好了很多了,昏昏沉沉一个星期,今日总算可以坐起来吃饭了。

受伤男子伤重很多加上治疗晚了点,巫医先生说他是眼睛被人撒了毒药,身上伤口又深又多大大小小十几处,很是吓人,当初南宫意给他包扎时候都是颤抖的手,别过眼睛不敢看,摸索着包扎的。

南宫意端两碗猪蹄汤,放桌子上,扶起书生南宫意道:今天吃猪蹄汤,你尝尝,

于是端一碗放书生手上,书生看看猪蹄汤道:不吃猪蹄子脏死了,

南宫意没有理他走过去付起青衣男,他最近好多了,可以扶着坐起来了,

就是这毒每解隔一段时间就会越发疼痛,南宫意吹吹汤喂给他,由于看不见,

南宫意一边形容一边喂,也不知道他能听见不,南宫意道:好喝不,你这个我没有放药材,你多喝一点,伤口好的快,

青衣男子只是配合着喝着,很快南宫意就喂完一大碗,青衣男一直脑袋动来动去,

南宫意问:脑袋是不是有点痒,受伤男艰难的点点头,南宫意很是开心的拉着他的是道:你能听见我说话了,受伤男又点点头。

南宫意道:你别抓,脑袋上还有脸上,被别人下了一种就虫毒的东西,所以脸上会浮肿发黑发硬,眼睛也看不见,还会痒,但巫医先生说了,只要你每天按时敷药,清洗就可以引出虫子就可以痊愈的,你多吃一点,

前面几天都是在给你敷药软化发硬的皮肤,这几天开始会很难受因为这几天要重新上那个毒药,然后让脸浮肿达到刚刚中毒的样子,才能把虫取出来,还有眼睛也是会很疼你多吃一点,等一下才有力气,别害怕我们好多人都在这里陪着你,我还做了你喜欢的山楂蜂蜜水,等你取出虫子我给你喝,南宫意一股脑说了很多,

生怕他等一下又昏迷了,于是又拉拉受伤男手道:你还在听我说话不,要是在听男就动一下手指,受伤男又动了一下手指头,

南宫意又继续道:你叫什么名字呀,你要是说不出来你就写我手心里,于是把手伸过去,受伤男子写半天也没有写出来,南宫意道:怎么办,我不能总是叫你受伤男呀也不好听,要不这样我伸出十个手指头你点那个我就叫你那个可以不,小五是我,所以五不能选了,行不,受伤男点点头,南宫意伸出十个手指头,受伤男碰到了七,南宫意道以后南就是小七了。

书生道:那你为何不问问我的名字叫什么

南宫意道:我给你取好了,就叫书生,虽然是个假书生,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书生道:书生就书生,但也是一个真书生。

南宫意道:快点喝不然冷了

书生在一旁翻白眼道:你这不过来向喂我,我也受伤了,你好不偏心

南宫意道:你又不是像之前那帮动不了,现在手可以动就多动一下自己喝。

书生道:这猪脚都是骨头油的不得了,你也给我去去油在放点鱼翅解解腻。

南宫意道:这位富家公子此处不是你家有猪蹄汤不错了。

书生道:太油了,猪脚上还有毛,这药材也放多了味道大

南宫意看看书生气也是不打一处来,最委屈的倒是这几天照顾他小木子,不是衣服不精致就是东西不卫生,饭菜还不好吃,你只能喝白粥你还想这么好吃,

南宫意有时候在想,那个人为什么不下毒毒喉咙,毒的是身体,

南宫意有时候这暴脾气上来了就会给书生好一扎,

南宫意忍着脾气瞪着他道:爱吃不吃,然后抢过来,两三口喝了汤,把骨头吐出了拍桌子上,大笑着离开了,

好高兴,终于出了这几天的一口恶气,这几天自从伤口好了一些,嘴巴能说了,每一次送饭都能气死人,小木子都无语了白粥让放鱼翅,上那给你找鱼翅,我鱼刺倒是可以给你放一个只是怕被你别卡死,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还用了我那么贵的药,

南宫意心里说是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气不过,把徐叔和大胖都直接给气的不愿意照顾来了,

小木子年纪小,还是南宫意一点一点哄着的,不然这端屎端尿谁上呀,

出房门后的南宫意事后还是重新装一碗让徐大婶送进去给书生,他还是病人需要营养。

学医

今天是在巫医堂第七天时间过的很快,由于地理气候原因,小七的脸终于浮肿了可以上药引虫的一天。

巫医先生准备好毒虫,纱布,夹子,特治药品,还有面具准备好工具后,

一行人小木子,大胖,抬着凳子上的小七来到大厅治疗室,

徐叔背着挑剔书生,大胖按照老先生要求灯光一定要亮还的是晚上,南宫意不解问道白天是不是更加好,

巫医先生道:怎么说就这么做,徐叔把受伤男绑于凳子上脸和头发上伤口涂抹药物品,把毒虫放进僵硬皮肤,给他灌入止痛药后包扎好,

需要等虫进入到皮肤这样之前感染僵硬坏死皮肤才能重新活过来,然后再经过几个小时后浮肿才能上药脸上和纱布上把虫引出来,只是这个过程很漫长,

此人如此命不该绝中此毒两日都能活下来。此毒治择忍受不了过程漫长的虫食之痛,不治皮肤僵硬毒入骨,终一死,下毒之人歹毒至极,

小七此时一声不吭,但可以看出极其痛苦,这种痛苦才只是开始,

后面脸浮肿后引虫和上让浮肿盐水才是疼痛的开始,还需要上到无虫可引为止,

晚上可以在大厅进行到白天需在地窖或者黑暗地方,引虫可以打光却不能见光,巫医先生娓娓道来。

此时大厅除了小七急促的呼吸声已经咬牙忍耐声,其余人都安静的看着他,

老先生道:你们可学会了此毒解毒法,毒有千百中,中毒可用药,中虫毒者靠引,中外伤毒靠刮,然后一种毒都有解,只是毒进入人体时间是最重要的,口中中毒,需尽快解,伤口中毒也是时间,快可敷解药刮其肉,慢看解毒药效时间,

你们好好查看此书书中都有,没事留下照看人其余人都去休息吧,我睡不着我也留下吧,

小木子和徐叔也留下了,我到旁边看起了医书,其余人都去休息了。

几个小时后巫医先生过来给其上上药水,开始敷药纱引虫,脸部头部已浮肿脸部变形很是吓人,嘴巴上放着纱布怕他自尽,痛苦的抓着凳子,凳子都开裂了,发出呜呜声,

大厅内,徐大婶和大胖因看此治疗太过于残忍所以选择出去,

徐大叔紧紧抓着小七防止他乱动,小木子给巫医打下手上药南宫意上前抓住他手轻轻的抚摸着他抓住凳子的手的手背看能不能转移注意力,

给予一点温暖让他能少一丝丝痛苦,书生在一旁拿着医书在看,一副翩翩公子模样一点没有因为这种事受影响,很佩服他的专注力任何时候都可以做到宠辱不惊。

小七药上好后,就是虫引出,万虫引出的过程也是痛苦,仿佛虫子从你的皮肤内一点一点钻出,巫医堂内,巫医上好药后大家都在旁边围绕着他坐着,

南宫意拉着小七手腕开始在他耳边问他想听什么我说给他听,或者我给你讲个故事,想着让他能分心一些,

南宫意给他讲了,小和尚的故事,白雪公主故事,发现小七有在听,但还是痛苦很难受,至少可以缓合一些,

不知讲了多少个故事,故事还有很多不记得都是南宫意胡编乱造的,边上小木子听的很是入迷,

还一个劲问,而此时纱布上很多密密麻麻虫子时间也过了五个小时了,巫医先生再次过来换了药物这一次恐比第一次敷药还要疼,

要在伤口位置淋上盐水,消毒,巫医先生道:你可以想想办法缓解他的痛苦让有活下去希望,你讲故事方法也不错,音律可能更加好,声音可以让人心静。南宫意回到:谢谢巫医先生,便询问大厅内众人道:可有古筝,巫医先生道:有萧,此时巫先生拿出腰间物。

南宫意尴尬回道:这个我不会。巫老先生可否吹一曲给晚辈听。巫老先生笑笑吹起来,真好听,宛转悠扬、悦耳动听,沉浸在曲中,巫医先生道:你们可还有谁也来一曲。

南宫意道:要不我来一曲吧,只是我用唱的可好,在众人的鼓励声中,南宫意唱一曲歌曲,古风歌曲,:

金缕曲·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一曲毕大家静静的看着南宫意,而小七好像也在静静的听,于是南宫意又重复靠近小七唱了起来。

南宫意发现小七好像很喜欢听于是第三次上药时也继续唱着,

小七这一次也没有上次那样挣扎,再此换好药,巫老先生回房间休息,徐叔小木子,

把书生带回房间,他身上还有伤需要休息,大厅内就剩南宫意和小七,小七好像也静静的睡着了,

可能是太疼也可能是累的极限了,就这样进来的徐叔大胖,帮忙把他放到了单独房间里,

窗户都密封只留一点点排气孔,外面光线一点都没有很难受,小七躺在床上,南宫意打着烛光靠近可以看见脸上虫好像出来的很多的,看来虫确实喜欢,阴暗地方,只是门窗紧闭床上帘布遮挡,通风很是不好,还不好上手换药,床上位置比较小,是那种木架子床,

空间也小,这次换大胖来换药,其余人因太困都休息了,南宫意在小七换完药后也在凳子睡着了,天也亮了。

徐大婶进来对南宫意道:醒醒,吃早饭在睡,一个晚上没睡很累吧。

南宫意回道:嗯,总算是取完毒了,

就去厨房吃了一点就回房间,醒来已经是响午后了,

今天太阳很太岀房间门想着去看看小七如何,这时候药应该都全部换完了虫也引完了吧,想着准备去,经过大厅。

被徐叔叫住,说道:师傅叫你醒了去找他,他在药房,

药房在位于两个院子中间,一边是药房,一边是老先生物品房,中间就是进入到他院子和卧室的大门,我到了药房外行礼道:巫医先生有何吩咐。

巫医先生道:进来。我进去了,里面像一个大的药材房,各种各样药材还有,工具摆放的井井有条的。

巫医先生一边忙着手药材一边又道:你可愿意学医。南宫意赶紧回道:愿意,只要师傅不嫌弃我愚笨。

巫医先生低头回一句“好”

南宫意已经认识大部分药材,

因为在没有穿越之前就认识很多药材,对中间药也很有兴趣所以认识中药材也就上手的快,

只是南宫意这毛笔字真的就一时半会难会,穿越来的南宫意不会写古代字,很多医书都需要慢慢看一点一点琢磨和问,

所以南宫意就先学了针灸,不用开方子,扎就是了,就这样师傅教我的内力还有扎针南宫意也学会了,还有一些简单的治疗。

南宫意向往常一样去看望小七和书生,先去了小七房小七躺床上,看着小七自那日引虫后已经过五日了每日南宫意都会早晚各看一次,

南宫意给小七喂一点水,道:你醒了吗,小七想抬起手,南宫意道:你别动,在过一些日子伤口好了在慢慢活动,

现在还是早晨,等一下徐大婶会来喂你东西你多喝一点,我这几天在和师傅好好学习针灸,

我会厉害的说着咯咯哒笑了起来,又继续道:你好好休息我等一下要和巫医师傅出去,

等晚一些我在来看你,告诉你今天发生的事情。小七拉拉南宫意衣服,表示好。

巫医带着南宫意小木子出门行医了,只是南宫意万万没想到,

自己心心念念的出门行医,原来是给马接生,来到了一户大院子里,马棚内,马难产了,

请了巫医先生来看看,南宫意很是害怕拒绝甚至不敢靠近不敢看,尤其是看见血像是看见了很恐怖和害怕事情浑身止不住颤抖,

但还是和小木子在师傅的指挥下,成功接生出小马,生出来的小马乱动撞倒了没有站稳的南宫意,南宫意摔了一跤,

摔到了一旁的血掺和着马粪杂草泥土的水坑里,在回去路上小木子拿着工具箱还有主人家送的粮食

和一两银子,很是高兴,巫医先生往常一样散步,南宫意在最后面,

一脸生无可念身上血水腥臭味,还有马粪便味道,引的人作呕,南宫意很是恶心。

回巫医堂南宫意只想快速洗澡洗头发,换衣服,整个人都要疯了。

书生捂着鼻子住着拐杖依靠到门边道:小五你今日不是说去行医,这么这个模样回来,是去掏马粪了,人家不给,你杀人家马了。

南宫意此时眼睛红彤彤的这身上怒气确实像杀人杀马样子,手上还都是血衣服上也是,头上还有草,马粪衣服上也有,

给马接生的时候木子在按肚子,南宫意接,结果被刚刚生出来小马撞了一下摔进混合马粪血水地面上,很是狼狈,

南宫意差点都要哭出来了,看着书生调侃南宫意道:是呀,掏马粪给你买糖吃。说着就回房间,徐大婶给提了好几捅水才洗干净的,徐大婶看着洗干净,眼睛红彤彤的小姑娘道:下次你就和师傅说你是个姑娘不去,南宫意道:徐大婶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是姑娘,大婶可不可以帮我保守秘密。

徐大婶道:“好”听话累一天了下去吃饭吧。

大堂内巫医师傅,徐叔叔,大胖,小木子,南宫意,徐大婶,徐大婶夹了一下肉放南宫意碗里道:多吃点,今天累坏了吧,

南宫意点点头,不敢吃肉,甚至不敢见红色的扒着碗里的白饭。

大胖对着师傅道:师傅我想取媳妇。

巫医师傅道:好,你可有喜欢的,让你徐叔去提亲。大胖道:就是西边,瘸腿的阿花。

巫医师傅又道:要多少彩礼。

大胖道:她家,她家,想把她卖给张傻子,要一百两还赌债,说着大胖普通跪下来,师傅是真心喜欢她的,求师傅了。

巫医道:你既然喜欢那让徐明去吧,

徐明回道:好的,明日就去,只是这银两。

巫医道:从馆内出就是。

徐明道:师傅要交租了。

南宫意看着师傅与徐明,知道估计银两有些紧张,因为这段时间没什么客人,有时候还倒贴药钱,就算有点收入也是几个铜钱,上次大胖收的两百两不知道干嘛用了的于是道:我有你们等我一下。

徐叔在后面喊也没听见,就一溜烟跑回房间拿出了银子一共一百五十两,给徐叔,

南宫意道:徐叔一百五十两你看看,一百两彩礼,还有五十买东西呀,喝酒呀,你看看够不够。

徐叔看看师傅,

南宫意道: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吗?不用我会生气的,又走过去拉着师傅道:师傅不是说一家人吗?

南宫意发现师傅吃软不吃硬,特别是撒娇,基本上就可以搞定。

得到师傅同意后,南宫意开心的扒着饭吃,一家人开开心心聊起了天。

吃完饭南宫意装一大碗肉汤泡饭,给小七另外还有一大碗白米饭和菜给书生的,走到书生房间敲敲门,南宫意道:吃饭了。

书生打开门,南宫意道:为什么不出去吃饭。

看看书生发现鬼鬼祟祟的,还拿着书一直挡住伤口,南宫意拉开他的手,

生气道:你干什么了,伤口流血了。

南宫意害怕的浑身颤抖,说着就要去叫人,书生见状连忙拉住道:我没事。

从怀里拿出一颗梨子,给你吃。南宫意接过放桌子上,示意他躺下,浑身颤抖双眼红彤的给书生处理伤口,

书生见状安慰着道:没事,没事听话,就拿手抚摸南宫意眼泪,南宫意半脱下书生衣服手都是颤抖的,南宫意脸红彤彤的,雪白肌肤。书生也是很配合道:你现在脱衣服越来越熟练了。

南宫意颤抖声音道:以后不要乱动,半个月都没有到,伤口只是刚刚愈合,还没有长好。

书生道:哦,那你喂我吃饭,一脸无辜,撒娇着。

南宫意感叹男子撒娇尽然也如此让人无法拒绝,给穿好衣服扶起,一口一口喂他吃。

自己心情也慢慢平静了。

南宫意拿着空碗晃一晃道:吃完了,以后不可以去偷梨子,那家人本来就凶巴巴的要是发现你偷他家梨子看不得打你一顿,你现在可没有武功。

说完拿梨子擦擦衣服,吃了起来,笑眯眯到好甜,就出去了。

来道小七这里,南宫意叫几声,小七动动手指头,

南宫意道:你是不是在等我,小七又动动手指头,南宫意扶他坐着,一点一点喂着饭,小七拉拉她衣服,又拉拉衣服,南宫意道:怎么了。

小七又拉拉衣服。

南宫意会意到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今天干嘛去了发生了什么,小七拉拉衣服,南宫意道你吃完饭我在告诉你,吃完才能说。

小七伤毕竟重所以吃的也比较慢,南宫意喂的很有耐心,看着小七这包扎的脸上涂满满的药膏,头皮上也是,整个头用纱布包裹,头发有伤口包裹没有伤口的地方头发留下来,

像一个有头发的木乃伊,吃完饭南宫意一边轻轻打理他乌黑浓密的头发,

一边给说起今日给马接生,被小马撞到摔跤了,小马生出来有那么大,而且还可以慢慢站起来好神奇,一边认真形容,一边把小七头发绑了个马尾在头顶,这样头发才能不打结。

南宫意对着小七道:你想笑我就笑把,小七挠挠南宫意手心,南宫意咯吱咯吱笑起来,道:没关系的,

我下午回来时候一身脏兮兮确实很生气,想死心都有,但是洗完澡之后,香喷喷的,于是把手伸过小七鼻子旁边让他闻一闻道:“你看是不是香喷喷的,小七点点头,南宫意又道“香吧,”哈哈哈笑着,

小七也微微笑了一下,虽然他看不见,说不了话但能听见。

经过接生那次,这几日南宫意被师傅留在店内学习各种基础方子,

书生会在一旁指点,师傅最喜欢就是拉着书生下棋,两个人棋逢对手一下就是三天,除了吃喝拉撒,真的是不眠不休,

南宫意一边扎着针在小木头人上一边看着,这是他们第三天了,不小心扎自己手上了,呀了一下,扎的自己手神经上,手动不了,书生见状赶紧过来,拔掉,重新下针,才扎好,

南宫意盯着书生到,你这么会针灸的,

书生一脸鄙视道:是你太蠢半个月都还学不会,

于是又走到棋盘位置下一步棋道:晚辈侥幸了,南宫意走过去,看着棋盘上白子包围了黑子,黑子困在中间无处去,下三天三夜棋盘才三分之一子,三天才下这么一点点。

巫医师傅还坐着一动不动看着棋盘上棋子,南宫意看着师傅,拉着书生出门,

小木子道:你们要去哪里,正好我要去刘嫂子家借板车,一同去,拉着南宫意就走,

三人一同走到街上,书生太很是显眼,招的街上男男女女一个劲看和打招呼,甚至还送东西,

小木子一个劲回应着,手上都满了,南宫意接过小木子手上的烤竹签鱼干,给书生一个,

正准备吃自己另外一个手上的,被一只猫强走了,还好手没被抓伤只是吓一跳,书生一个竹签,直接扎死了小猫,

从屋顶掉下来,南宫意和小木子被这一下呆愣住了,本来街边叽叽喳喳围满了的人顿时鸦雀无声,

南宫意感觉不妙拉着书生赶紧回家,书生不肯,无奈只能继续逛,

没走多远两个大汉虎背熊腰的很是壮,打到了书生跟前,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南宫意也是紧张起来,拉着书生衣角到,别出人命呀,拜托了,拜托了,

书生看着南宫意撒娇模样笑笑,让了一步走了,这好死不死的两个人,也不打架了,

直接挡住书生路道:瘸子,老子最讨厌你这种书生模样的人,装什么,话还没说完,一位已经飞出去,重重落地,唉呀唉呀叫起来,

另外一个也是一脚踢飞了。书生道:答应你不出人命。

南宫意看着地上两个人吞吐口水,估计命是保住了,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半身不遂,在这样逛下去恐怕会打一天,

因为这是三不管地,来这里的很大部分是穷凶极恶,走投无路人,书生这模样又招人嫉妒,

虽是身穿麻布衣,都身上那种天人气质让人离不开眼,一双勾魂的眼睛,男女通杀。

书生道:好看不。南宫意回过神:好看,不杀人的书生模样更加好看。

书生得意笑着,边上围观群众,心都酥了,拉着南宫意道:去前面茶馆如何。

南宫意摇摇头说:我有点不舒服,我们回家好不。

于是一行人又回道巫医堂,书生给南宫意把把脉,就回房了,

南宫意独自做大厅玩起针灸,小木子一个人去借板车。

原本以为的简简单单一天,

隔壁大婶带着几个人气势汹汹就进了巫医堂,徐大婶,徐叔都出来,

上前道:刘夫人什么事呀,这都街坊邻居的,带多人来多不好呀。

刘夫人把被竹签扎死的小猫往地上一丢道:吃你家一个小鱼干至于扎死吗?

陪钱一百两,南宫意道:真是抱歉,确实不是故意的,但是猫要攻击我才要还手的,扎死确实是我们不对,刘夫人道:是你扎死的,陪钱,

说着还骂骂咧咧想上来南宫意扎了想上前打人的刘夫人,刘夫人扎手动不了,于是又趁机给扎几下,还是扎不回来,就又扎几下,刘夫人带着的人冲进来开始打架,

南宫意也是一个劲躲避,然后扎人,都没用,巫医先生出来道:住手。

上前解开刘夫人,刘夫人回复正常道:好呀你们,扎死我的猫不说,还拿针扎人,打人,今天我要砸了你们巫医堂。

书生道:你们敢。

这刘夫人平日里就为人不讲理,家里开镖局的,所以富裕又横行霸道。

刘夫人看书生道:给我砸。带了的人一拥而上,书生一脚一个,巫医也是直接一掌,不一会巫医堂门口躺满了。

书生道:我今天答应不杀人,就放你们一命,要是还敢如此嚣张,小心你们脑袋,拉着南宫意就往里走。

巫医示意徐叔安抚一下,徐叔和徐大婶上前赔了个不是,后陪了点钱和药。

巫医先生,摇摇头就回房了。

南宫意跟着书生回房道:伤口出血了没有。

书生靠近南宫意道;真是笨,下次有人要袭击你记得打这几个地方,扎这几个穴位。

南宫意点点道: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出来后南宫意因感和书生太过靠近,心跳加速,但又很快恢复了,她知道和书生不可能的,所以一直控制住自己少接触,所以宁愿多照顾小七,虽然不知道。

小七是什么模样,但和他待一起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或许是被人需要的感觉吧,而跟着书生就是一个当年好友感觉,不禁笑了起来。

去大厅帮忙收拾,晚饭时原本以为师傅肯定会训诫一番,直到给教完了今天功课都没有提一句今日打架事情,南宫意吃完饭就老老实实听师傅讲课,喂饭都是徐大婶去的。

半晚,南宫意一个人在大厅按照书生说的方法和位置练习,还有内功。发现确实容易多了。

次日早,去看小七,今日小七手好很多了,扶着坐起来,手也可以抬起来,

拉着南宫意衣服南宫意意会了,是让她说说昨日打架事情,南宫意和他说了起来,说完了,摸索着拉着南宫意手点了点,南宫意道:没有被抓到,也没有被打到,这里伤口是我自己昨天不小心刮伤的,你别担心,多吃东西,聊一会后就直径去大厅。

徐叔道:师傅让你收拾东西带着小七去山上住一些时日,南宫意以为是师傅生气了道“徐叔南帮我求求情,我昨天是刘夫人先动手的,”于是急了起来,

徐叔叔感觉安慰道:傻孩子,师傅是怕小七脸上伤恶化才叫你带着他去的,小七脸上头上身上都包裹着,尤其是脸上一层厚厚的的药加上纱布包裹,这么热天气,加上这里特殊气候恐怕脸会坏了。

南宫意道:那小七这么问他舒不舒服还一声不吭,

徐叔道:小七会体谅人所以在难受也忍着。

书生也要一起去,

徐叔道:山上路很难上,他指着小七道,都是需要几个人轮流背上去,

你昨日打架那人要是明日在来怎么办。

书生道:我自然有办法,说着准备出去,

南宫意上前抓住道:我知道你想干嘛。

最好别。我去几天就回来。

原文链接:https://www.qdmm.com/chapter/1037841208/764412930/

网络摘文,本文作者:15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2023/08/27/第六章-巫医堂日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