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驯马和用人。 | 宜武汇-ag真人国际厅网站

武柔惊讶地抬头,看着徐惠惊讶地问:

“娘娘何出此言啊?陛下去行宫时常要你伴驾,平时也常常召见,陛下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徐惠看着武柔笑了,就好像在嘲笑她傻,她勾着唇角轻轻笑了笑,说:

“你不也是时常被陛下召见么,你觉得她喜欢你吗?”

武柔语塞,也一瞬间顿悟了什么,惊讶地看着徐惠不说话了。

“你看你那个傻样子。”徐充容取笑她,“有这么震惊吗?你自己看看后宫里的这些女人。

除了你我这两个特殊缘由召进宫的,其余的哪个不是五官明艳,面若银盘,身材丰腴饱满,瞧着就像是人间富贵花似的?那王才人不也是这样?”

武柔愣住了,转而想了想韦贵妃,又想了想燕贤妃。

她们两个虽然性格迥异,身高差异也很大,韦贵妃有些高,雍容华贵,燕贤妃个子小,带着些英气,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她们两个都属于丰满又明艳的类型。

“是吧?”徐惠见她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翻了个倨傲的白眼,又补充道:

“咱们两个的眉眼都太寡淡了,你比我强一些,嘴唇红润,瞧着气色好些,但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武柔顿时感觉自己被判了死刑,前途一片昏暗,她在脑海中挣扎着,突然激动地说:

“文德皇后不这样啊!我在贵妃娘娘那儿看过她的画像,在加上大家都说晋王最像她,那她那模样,分明就是清心寡欲的仙界菩萨,怎么可能是人间富贵花呢?”

徐惠听闻,脸上淡淡的笑容没了,眸子深沉起来,低声说:

“她不一样,她在陛下的心中是不一样的,陛下爱的又不是她的色相,爱的是她那个人,所以她高矮胖瘦都无所谓。”

她顿了顿,双眼迷离,又怅惘地说:

“这也是我还抱着希望的原因……可是获得他的爱多难啊,他可以敬重你欣赏你,唯独爱只对着那一个人。

你或许不知道,皇后在时,陛下恨不得将自己有的都分享给她,她的家人她的孩子,他都恨不得捧上天去。

是皇后娘娘深明大义,一直拦着他才得以是现在这个局面。可即便是这样,他对待皇后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还是天壤之别。”

徐惠说着,神情满是向往,寡淡的脸撇了撇嘴角,带着些酸气。

武柔颓然的放下了手,只觉得一切都跟她无关了,随口搭话道:

“陛下也太任性了,一国之君怎么能这样呢?得亏他爱的是文德皇后这样的人,他若要爱个褒姒那样的,这天下还不都得扬了?”

徐惠听闻,高傲凛然地看了过来,冷笑一声说:

“这话就不对了,他任性自然是因为他有任性的资格。这天下自愿追随他、仰慕他的人不知凡几,他身边更是没有缺过美人。

你当没有褒姒那样的人往他身边凑吗?可他是明君,是圣主,自然不可能喜欢褒姒那样的女人,也只会爱慕文德皇后这样德才兼备的女人。”

武柔见徐惠生气翻脸了,赶紧低头说道:

“娘娘说得是……是阿柔愚钝。”

不得不承认,她说得确实挺有道理的。

人的性格决定了他的选择,一手创立了大唐的明君圣主,怎么可能选择空有皮囊的女人呢?

徐惠听了之后,表情就松了下来,她白了一眼武柔,又说:

“皇后去了之后,有许多女人曾经梦想着成为皇后的替代品,模仿她的妆容,学她的气质和穿着,全被陛下惩治了,甚至还杖杀了好几个。

我知道,你一直想得到陛下的宠爱,想升品级。我难得与你投缘,所以给你提个醒:

不要妄图去模仿文德皇后,她在陛下心中是不一样的。所有模仿对她都是一种亵渎。

陛下生了气,杀起人来可从不手软,你不要稀里糊涂的丢了性命。”

武柔听闻,心中一阵感动,扬起头来看着徐惠。

可是徐惠扭过了脸,高傲的并不看她,似乎说了那些话,让她很不好意思似的。

武柔笑了,又开始给她捏腿,半是调笑半是认真地说道:

“咱们陛下当真有眼光,看重的娘娘们各个人美心善,尤其是充容娘娘,自从阿柔进宫以来,帮了我好多回了。”

徐惠听闻虽然没有看她,但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笑着没声,但是身子却笑晃了。

过了一会儿,她用眼尾瞥了她一眼,又语重心长地说:

“武才人,你就做自己就好,你有你的长处,陛下也能看得见。别着急,总有一天,陛下会给你升品级的。”

……

……

做自己?

武柔看着远处骑在马背上奔驰的皇帝,思绪飘到了那天的对话上。

她正在思忖真正的自己到底什么样,是否真的有吸引男人的优点的时候。

皇帝骑着的那匹白马就疯狂地甩起了蹄子,仰头长嘶,奋力地想把人从自己背上撂下去。

周围的侍卫见状,连忙奔跑着朝着马匹围了过去,还没有到跟前,皇帝就已经顺着倾斜的马背,翻身溜了下来,拽着缰绳使劲儿的往下拉。

他靴子蹬着地面,蹭起了一阵尘土,跟那不听话的骏马较起了劲儿。

皇帝已经四十一岁了,但是依旧身手矫健,硬是拽着那马儿低了头,才随手甩了缰绳,扔给了身旁的侍卫们,自己朝着这边儿走了过来。

他的背后,几个年轻的侍卫们依旧手忙脚乱地,拽着马儿较着劲儿,想要将马儿拖回来。

武柔看着他一身明黄常服,潇洒行来的身影,真的能想象出他当年做秦王时,在阵前冲锋陷阵的威武样子。

他是世人崇拜的神话,文武双全的一代明君,多少文人志士仰慕追随。他见过的风景,遇见过的困难,比她的命都长。

那么,她一个十六岁,没有什么大见识的女子,到底哪一点儿能让他倾心,甚至忽略掉这相貌上的不合心意呢?

“武才人,你说那白马为什么不愿意让父皇骑啊?怎么也训不好,父皇说训好了就带我遛弯,都等了一个多月了,还是不行。”

晋阳公主头上戴着遮挡风沙的帷帽,跟武柔还有晋王站在马场的栅栏外,失望地说。

那匹白马是吐蕃求亲使臣进供的财物之一,长得十分的神俊,皇帝喜欢,公主见了也喜欢,非要想骑。

皇帝就答应她,等训服了之后,就带着她在宫里四处遛一遛。

今日皇帝觉得大约可以了,专门带着晋阳公主来马场等候,结果骑了还没有两圈,不知道那马又发什么疯,又不听话了。

“或许……越是好马越是有些傲气吧。”武柔解释说。

晋阳公主听闻,苦着脸仰头说道:

“怎么这话这么熟?……反正不管动物还是人,但凡好的都有臭脾气呗?……这不对,比如哥哥就顶好,他就没有臭脾气。”

武柔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斜了眼睛看了一旁的晋王一眼,今日晋王又是平常的样子,头上只有发带,没有戴冠,温柔内敛,端庄沉静。

他看着远处走过来的皇帝,声音温和地说:

“犀子,将你哥哥跟马比作一块儿,可有良心?”

这个时候皇帝到了近前,从栅栏里头拐了出来,恰巧侍卫们拽着那匹白马也过来了。

皇帝抬手挡掉了宫女递过来的盥洗巾子,招手让旁边司马监的马官过来,从他的手里拿了马饲料,一手拽着马的缰绳,一手喂他吃东西,不悦地说:

“这马倔劲儿真够大的……犀子,估计你是骑不成了,这马性子不稳,带你太危险。”

晋阳公主很失望,声音绵软的喊了一声:“父皇……”

皇帝扭过头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似乎立马就心软了。

然后他无奈地皱了皱眉,那凌厉又黑漆的鹰眉一皱,威严和杀气便盖过了他的文气,说:

“那怎么办?能用的法子都用过了。”

武柔看着那马漂亮的外表,油光发亮的皮毛,想了想说:

“陛下对它还是太好了,要我说,鞭子铁刺刀子,挨个用一遍,总有让它屈服的时候。”

皇帝正抬手喜爱的抚摸着那马的头,听了这话扭过脸来有些诧异地看着武柔,微笑着说:

“要真按你说的来,这骏马可就不骏了,未免太过可惜。”

“阿柔觉得不可惜……它再骏,不给人骑,那不是跟没有一样么?”

皇帝听闻,拍着马脸笑出了声,颇为赞赏地说道:

“你说得有道理,取舍果断,不愧是武士彟的女儿,你要是个男儿郎,朕高低得赏你个官儿做做。”

武柔听闻,喜滋滋地低下了头。

晋王听了她的话之后,便一直侧目看着她,眼神恰到好处的不赞同,此时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声音温和地说:

“世上可供人骑的马那么多,为何非得折磨的它也一样?武才人身为一个女子,未免性子太过霸道,有失宽厚。”

武柔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刚抬起眼睛,想着怎么反驳。

皇帝就看了晋王一眼,淡淡地说:

“小九,像你一样太宽厚了也不行啊。你就是太善良了,容易让人捏住短处。

这驯马和用人一样,得恩威并施,刚柔并济,皮鞭抽得,精料也得喂。

若只是严苛刚硬,驯来的恐怕都是谄媚平庸之辈,难得良驹骏马,名臣良将。

可若是只有宽容仁慈,便容易纵容狂悖奸佞,滋生不臣、谋逆之举……你们两个的性子各有利弊,彼此匀一匀才正好。”

他拍了拍那白马的额头,顿了顿又说道:

“太子我不担心,他甚合我心意。你性子宽厚,日后辅佐他要适当劝谏,不可过于执着于宽厚仁慈,兄弟之间再因此生了嫌隙。”

晋王听闻,微微思索了一二,便认真地俯首行礼道:

“是,父皇,儿臣谨记。”

原文链接:https://www.qdmm.com/chapter/1036621999/764403768/

网络摘文,本文作者:15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2023/08/27/第四十八章:驯马和用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