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暗算 | 宜武汇-ag真人国际厅网站

潜山旧舍中,哑仆见师傅去了几日又折回,心知有事,连忙相迎。

“徐伯,十七八前年,邙山之上,除了我师傅陆天师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天师?”师傅问道。

徐伯摇了摇头。

“那时我与师姊尚小,你可见过师傅救的一位姓岧的姑娘?”师傅又问。

徐伯眼中露出极大的惊恐之色,慌忙摆手。

“那就是见过。”师傅点了点头。

老奴咿咿呀呀地叫喊着,走进他自己的房,将门重重地关上了。

望着紧闭的房门,师傅又陷入了沉思。

“雀奴,帮师傅做一件事,”师傅突然说道,从怀中掏出了繁花镜。

“为何这镜子照不如出人影?”我好奇地摆弄着镜子。

“因为之前照这镜子之人已殁。”师傅说时有些恍惚。

“明日,我需为镜开面。”师傅忧虑地说,“开面之后,便可照出我镜中之影。”

“到了那时,你便须认真准备,如若我发令,你便务必须要刺死镜中的我。”师傅说。

我细细想来,为繁花镜开面之事应该极为凶险。

本想问师傅郭怀所说的前朝再前朝的司马谭之事,见师傅一脸忧思,我便不再开口。

入夜之后,我辗转难眠。

我猛地坐起,望着窗外星空,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成了型。

“雀奴,不要乱来。”

我刚摸到师傅桌上的繁花镜,便听见师傅冰冷的声音。

“师傅,对不起,我不想你死。”

我迅速揣起繁花镜,翻出了窗外,师傅左袖一抬,我便似被窗户粘住了一般,无法逃出。

“师傅不会死,”师傅说,“你将镜子拿回来吧。”

我掏出头上骨簪,在手上一转。

“师傅,得罪了!”我大喊一声,“破!”

一道寒光飞过,在师傅的右耳到颈下之处划出了一条血痕。

“师傅,对不起。”

我强忍着泪水跳上了青海骢,朝长安奔去。

夜色之下,邙山已有些泛白,天空中飘下的雪花,朝着我的脸砸来。

我突觉身后似有极轻的追赶之声,却难以分辨。

奔了一阵,我停下马来,用手背拂去脸上的雪。

“福狸,回去吧!”我冲着身后的密林喊道。

密林中猛然冲出一个硕大的身影,那身影腾空而起,直直地扑向了我,将我扑倒在雪地上。

福狸巨大的脸凑到了我面前,眼睛中闪着凛厉的寒光,我在它的身下,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福狸,你听我的。”我艰难地喘着气说。

福狸犹豫地龇了龇牙,仍死死地压着我。

“相信我。”

我正说着,突地一支袖箭冲我的头飞了过来,眼见离我不足寸许之时,一个葫勺向袖箭砸了过去。

葫勺被袖箭劈得粉碎,而那支箭也改变了方向,斜斜地陷进了我们身旁的雪地里。

福狸松开了我,径直向袖箭发出的方向奔去,我也跳立起来,随着福狸追去。

“追不上了,”身后救我之人喊道。

“屠染,谢谢你!”望着挂了一身葫芦的屠染,我说道。

“可看清是什么人?”屠染问道。

“似乎身穿白袍……”我说。

“福狸,你回潜山吧,我有些担心师傅。”我说。

福狸将一只前爪搭在了我的肩上,我与它贴了贴前额。

“福狸,”我说,“我们都会平安无事的。”

“各自保重!”我骑着青海骢,与屠染和福狸告别,继续向长安奔去。

师傅究竟为了什么,非要探索繁花镜之事?我一边赶路一边思索。

去了长安,谁能帮我验看繁花镜的秘密?

薛平,师叔,还是敲骁?

我的思绪如同被困在笼中的小兽一般,四处乱撞,然而却没有找到任何逃出之法。

“敲骁,你是老鼠妖。”

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与敲骁的一次对话。

“小仙乃是一只鼠仙。”敲骁纠正道。

“妥妥是什么?”

“他是妖!”敲骁对妥妥的敌意似乎相当之大。

“为何他们是妖,你却是仙?”我奇道。

“我师傅教过我,”敲骁很得意,“且我有捆妖绳。”

“你师傅教了你何技能?”我又问。

敲骁语塞。

——

这日,薛平恰好不当值,便与郭怀一同在西市闲逛。

“大人,西市离延寿坊挺近的,不然去元家吃饭?”郭怀提议道。

薛平左右张望着,并不理会,“先办正事。”

西市有一家小店,名为“妥洛市”,并不起眼,店中经营经卷佛像,往来客人并不是很多。

进了妥洛市,薛平便仔细端详着每件器物书帛,似乎样样都是他心头之好。

店主似觉与这位少年颇有些缘份,便细心讲解,薛平听得津津有味,并买下了数份经卷。

“这位公子极有佛缘,下次再来,我与你共论佛法。”那店主对薛平说道。

薛平颔首正待道别时,望见门外郭怀与两人交谈甚欢。

“有什么好事呀?”薛平笑着走出来,望见了一对姐弟。

“我就说过郭子仪大将军是我家大爷爷,这两位是郭大将军的孙子和孙女。”郭怀忙对薛平介绍道。

“这是我堂姊郭映晗,这是我堂弟郭镕。”郭怀十分得意。

薛平望向那对姐弟,弟弟虽形容未足,但也眉目清俊,姊姊秀目挺鼻,亦是清雅隽丽。

郭映晗朝薛平嫣然一笑,“我们儿时在相州一起玩过,你可还记得?”

薛平笑着点了点头,“你们都长这么大了,竟真是许久未见。”

郭怀招呼着郭映晗姐弟去元芳酒楼吃饭,薛平便独自去了大安国寺听新任住持空静法师讲经。

住持今日所讲乃是《金刚经》,讲毕,薛平便拿着手中玄宗所批注的《金刚经》便与住持请教二者相互印证之处。待出得寺来,天已近黑。

“你手中所拿,可是《御注金刚经》?”一个女子走来问道。

大安国寺位于大明宫外的长乐坊,往来之人多为皇亲贵胄,薛平心知应是宫中哪位贵人,忙低头行礼。

“正是。”薛平道。

“借我看看可好?”那女子道。薛平抬起头,望见一女子带着女婢立于面前,那女子以帷纱遮面,但听声音似乎很是年轻。

薛平将经卷递给了女婢。

“公主,那位是薛平将军,当年薛嵩大人之子。”女婢见薛平走远,悄悄对公主说道。“刚留任长安不久,是以很多人尚还不识。”

原文链接:https://www.qdmm.com/chapter/1037735052/764413852/

网络摘文,本文作者:15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2023/08/27/第38章-暗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