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是细桶还是团雀? | 宜武汇-ag真人国际厅网站

散宝看着躺着棺柩里的,和他面容极其相似的乖巧人偶,沉默良久。

此刻他心情乱糟糟的,好像全身上下有一百只狐斋宫在爬。

头上一只肥团雀兴致勃勃地啄着他的头发似乎在造窝。

这一切的起因要从十分钟前说起。

【愚蠢的反派,可悲的人偶,接受你不幸的命运吧!】

【我,诞生于异世界散黑仇恨中的伟大系统,将赐予你终焉!】

散宝被这一通话砸得云里雾里,虽然他的确在八重堂看过不少轻小说,但小说里并没有涉及系统的概念,最超前的也就是穿越异世界的小说。

“细桶,是很细的桶吗?可你看着不细。”

还有,明明是团雀为什么要说自己是桶。

散宝在心里默默吐槽,看着凭空出现在他膝盖上的口吐人言的肥团雀,眼底的疑惑快溢出来了。

豆豆眼,肥肚腩,一撮呆毛,翅膀小得可怜,真的能带动这圆滚滚的身体飞起来吗?

如果能飞起来,那么它飞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是堇瓜上插着叶子,还是狐斋宫变成原型用一对大耳朵起飞的那种?

许是他的目光过于灼热,原本在梳理羽毛的肥仔顿时炸毛,整只鸟膨起来,看起来更肥了,也更可口了。

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做成甜甜花酿鸡怎么样?蜜酿后烤熟的禽肉,肉质如流蜜般香甜软糯。

还是做成渡来禽肉呢,淋满酱汁的料理,一口下去,厚薄适中的面皮酥脆得咔嚓作响,肉会在唇齿间迸发出丰富的汁水,实在令人食欲大开。

黄油鸡也不错,也就是将事先腌好的肉炸一遍再加入煮好的糊糊酱料,让柔滑的酱料均匀包裹着每块柔润多汁的鸡肉,还有那丰富多样的调味料……不行不行再想下去就要流口水了。

狐狸们最喜欢吃禽肉了,特别是八重神子,与狐斋宫一样的白辰血脉,屑里屑气的粉狐狸,都不知道炫了影母亲多少只团雀,气得她呀又哭又闹,呜呜呜好可怜呐~

主菜有了,就再做一杯美味的日落莓莓茶解解腻吧,融合果物芬芳的醇正果饮,清凉的口感伴随咕嘟咕嘟的声响,能够驱散所有的燥闷烦热。

打住,他是被某只聒噪的应急食品传染了吗,怎么只想到吃的?

“呵呵,既然是你把我带来的,作为补偿,那就用你的身体偿还吧。”

散宝微微眯眼,嘴角上扬一点弧度,冷白色的手指轻掩唇瓣,神态举止像极了正打算给埋坑让人往下跳的狐狸。

好歹是狐斋宫这只黑心屑狐带大的人偶,祈福的仪式可能没学好,但白辰狐仙一脉刻进骨子里面的屑他可是学得十成十。

“物理方面的肉偿哦~”

呵呵,开玩笑的,开了灵智的动物他是不会吃的,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好人偶是不会做的。

不过他不能保证以后会不会在这肥啾面前吃它的同类,他的空间里有不少禽肉,据说是旅行者从蒙德进口来的,完全可以天天吃,不重样地吃。

是的,他有一个异次元空间,和影母亲学的。

空间又名——一心净土。是影母亲用意志开辟出来的。

影母亲会胸口拔刀,他雷电散宝会手掏禽肉这不是基础操作嘛。

你问他他的异次元空间在哪?弹脑瓜,吹气,想的美哦~自己猜去,挑起你的疑问他可概不负责。

散宝戳着团雀脑袋,恶劣地笑。

团雀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却不以为然。

【哼,系统可不是你想杀就杀的!】

【覆灭稻妻雷电五传的罪人,害死哲平的凶手,漠视须弥人在梦境中轮回168次的伪神,你的罪业罄竹难书!】

【你凭什么抹去自己记录在世界树中的罪责,凭什么小吉祥草王让在须弥拥有接受教育的权力!】

【我要让你看看自己最真实的经历,去见证自己犯下的错,让你的余生都活在痛苦中!】

面对系统歇斯底里的指控,散宝的神情逐渐严肃。

系统说的他显然没做过,他连须弥都没去过,不过小吉祥草王纳西妲是他干妈,他也被那个还没他高的萝卜头逼着学习过。

系统又在喋喋不休。

【像你这样的罪人,活该被母亲抛弃,被人背叛,被博士做成实验品,失去所有存在的痕迹!】

其它话散宝没有注意到,唯独被母亲抛弃那句深深触动他的心。

“你胡说,母亲才没有抛弃我,她还把她的神之心送我当玩具!”

他急切地从衣襟中掏出挂脖子上的紫色棋子吊坠,棋子上的紫色巴纹熠熠生辉。

【你是个没妈要的孩子。】

散宝很快冷静下来,这个自称系统的家伙嘴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看着欠得很,人偶好想把它锤成肉饼。

但是事关母亲,他不能意气用事。

那就无视它,狗急了是会跳墙的,他有的是时间慢慢等,但愿母亲她们不会等急了。

果然,系统坐不住了,因为它无论说多么尖酸刻薄的话,都被无视了,对方还在它面前吃起了三彩团子,是把他当说书人吗!?

总之他如愿以偿从系统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明白一切的来龙去脉。

以一颗团子的代价。

原文链接:https://www.qdmm.com/chapter/1037825891/763900067/

网络摘文,本文作者:15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5cov.cn/2023/08/27/3-是细桶还是团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